BMST心得19B:教育訓練~華夏歷史的陳述方式(時間軸vs地理軸)

【寫在前面…】
承前一章{BMST心得19A:教育訓練~解構「慣性思維」}…

當筆者與夥伴們(經營分析課/課員),在達成團隊共識、願景之後~
 在許多課會進行之時~筆者,偶而/突然會插入一個「奇怪的議題」!
 所以,有許多次的「議題(訓練)」,是以「對話/討論」的方式進行。

會用「偶而/突然」的字眼,就是因為「時機」的選擇:不讓他們有「心理準備」…
而這些「議題」,只是希望讓他們練習「多元化思考」的習慣~並不會太在乎結論、結果!
 由於有共識~他們也清楚筆者的目的…會笑鬧,但不會翻臉!
 (筆者身為台灣人~在大陸地區討論「敏感性政治議題」…嘿嘿,夠膽!!)

【對話錄/第一段】
筆者:「1949年,人民解放軍解放了全大陸,建立了『新中國』;請問:『中華民國』,滅了沒?」
夥伴(2、3人)答:「滅了呀!」

筆者笑笑…
筆者:「換個問法~清兵入關,明崇禎皇帝於煤山自縊;在歷史上,朝代改寫為:『清朝』!」
   「再問一次:『明朝』,滅了沒?」
夥伴(1人)答:「滅了!」 (其餘三人沉默…)

筆者笑問:「那,在崇禎皇帝自縊之後的所謂『南明四王』、『明鄭(鄭成功據台)』又算什麼?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我想:他們有點昏頭了~他們的歷史,應該不是這樣教的…)
筆者笑問:「『南明四王』、『明鄭』~算是「清朝」的人?還是「明朝」的人?」
夥伴答:「明朝…」

呵呵…
筆者:「重新再問一次~『新中國』成立後,『中華民國』滅了沒?!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觀念上~混淆了?不敢答?)
筆者:「在大陸所撰的歷史年表裡~1949年後變成了『新中國』!『歷史』記錄,有錯誤嗎?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糊塗了?答不出來了?)

呵呵…
筆者:「好了,耍寶結束!!遊戲結束!!」
   「『歷史年表』的記錄~沒有錯誤! 1949年後,確實該改寫為:『新中國』!」
   「華夏的『歷史年表』記載方式~是以『誰佔據中原當家做主』的時間為原則!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他們在看「老大」耍寶~無言了…)
筆者:「華夏的『歷史年表』~是以『時間軸』進行敘述的模式…!!」
   「然而,您們也應該清楚~任何一個朝代的分裂、統一,都不會是一個『時間點』就全面完成!」
   「在『地理軸』,經常是很混亂的!對嗎?」
夥伴答:「嗯…」 (點頭~筆者覺得:他們是習慣性認為敘述合理的行為…)

筆者:「所以,1949年後~『中華民國』滅了沒?!」
夥伴答:「沒…」、「還沒…」、「還沒滅…」 (零零落落的答案~被矇了…)

筆者:「這裡有『共產黨員』嗎? 將這群『認為中華民國還沒滅亡』的人員逮捕吧!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傻眼…)
    「老大,不帶這樣『玩人』的吧…」 (總算、稍微、清醒了…)

【對話錄/第二段】
筆者:「不鬧了! 『政治』議題,還真不適合我們討論!」
   「『顛覆歷史認知』,不是我的訓練訴求!」
   「『中華民國滅了沒?』,也不是我說了算…」
   「我只是藉著這樣的議題,衝擊您們的慣性思維…」
   「讓您們能想起:多看看、多想想一些事務的面象…建立自己的思考體系、思維模式!」
   「真能回歸到第五項修練的『系統思考』~才是我要教給您們的東西!」

筆者:「大家應該都聽過『瞎子摸象』的故事吧?!」
夥伴答:「有…」 (都點頭了…)

筆者:「不同的人(瞎子),摸不同的部位~會得到不同的答案、比喻!」
夥伴答:「嗯…」 (點頭…)
筆者:「如果,同一個人~若多摸幾個部位,是不是就不會再堅持一個結論?!」
   「同樣的,同一個人~若將整頭象都摸完了,是不是在他心裡就會有概念性的輪廓?!」
夥伴答:「是…」 (點頭;邏輯上合理了…)

筆者:「您們都知道我是『台灣人』;我也知道您們是『大陸人』!」
   「『兩岸』分隔數十年~政治教育差異很大…;潛意識的差異就很大!」
   「我故意選『中華民國』為開場…~因為,我猜:您們一時間會無法『轉念』…」
夥伴答:「…」 (無言…)

筆者:「如果,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以『瞎子摸象』為例;應該對您們不會有這麼大的衝擊!」
夥伴答:「嗯…」

【對話錄/第三段】
筆者:「提一個以前的故事,給您們聽聽…!」
   「在我念大學時~我們一群同學在聊天…!」
   (其中一位『方姓』同學是很優秀的!)
   (場景:還是在課會中)

方同學提出了一個議題:「『共產主義』,好不好?」
其他同學:「不好…」 (很直覺式的回答…)

方同學:「你們怎麼知道『共產主義』不好?」
其他同學:「書上說的…」,也有人答:「別人說的…」 (大致上,都未經細細思索…)

方同學:「書上寫的、人家說的~你們都信?」
其他同學:「…」 (愣了…)

有人不服氣了,反問:「那,你(指:方同學)說:『共產主義』,好不好?」
方同學:「我不知道呀…」
其他同學:「…」 (玩人嘛…)

方同學:「我想:我們都沒看過『共產主義』的相關論述;只能『聽說』…」
   「事實上,我們都沒有辦法驗證『我們這邊』的說法;因為,『立場』是對立的!」
   「我想說的是:『知道』,也不一定就要把『它』當做真理…」
   「驗證後、或推論合理後,再相信…這樣,比較算是做學問應有的態度!」
其他同學:「…」 (點頭;算是同意了…)

【對話錄/第四段】
筆者:「好了;我們不討論『政治』了…!」
   「從『系統思考』、『系統檢視』的角度做出發…!」
   「在未來,您們可能會蒐集到不同的證據、資料、…;甚至,您們不喜歡、不認同、…」
   「不必排斥:您們所厭惡、不喜的訊息~因為,那些訊息都可能是『事實』…」
   「或許,您們不喜歡、不認同這些『事實』~但,請學習尊重這些事實的『存在』!」
   「如果您們一直維持事前就預設立場~很可能會像『瞎子摸象』般,提出偏頗的論點!」
其他:「…」 (點頭…)
筆者:「未來,我們原則上採取『就事論事』的態度…」
   「同樣的!您們也可以質疑我的論點…我也可以接受挑戰!」
   「您們提出的論點更好~我,也可以改掉我原先的論點、作法;不必擔心我會報仇…」
   (嘿嘿…)

筆者:「我聽說:您們受『五四運動』影響很深…『德先生(民主)』、『賽先生(科學)』、…」
   「事實上證明:『今日的科學』,常常會推翻『昨日的科學』…」
   「想通了,笑一笑就好…」
   「我們也不必去否定『昨日的科學』的價值…那,已經是『事實』!」
其他:「OK…」 (點頭…)

筆者:「最後,要說的是:我們單位不同於『一般的單位』…」
   「一般單位,有特定的組織權責~為了維持作業品質,必須遵循『標準化』的原則!」
   「即使,他們有意進行改善~也必須在特定條件(例:離線、模擬)下進行。」
   「我們『經營分析課』,除了評估作業外,有更多的專案任務是不定性的作業…」
   「這些不定性的工作特性,就是:有『原則』,沒『細則』!」
   「所以,只要『原則』正確~我的指示,也可以挑戰!」
   「我不會希望將您們訓練成『聽話』的管理師…」
   「上述的案例、說明想要表達的理念,清楚了嗎?可以接受嗎?」
其他:「OK…」 (點頭…)

【結語】
筆者對夥伴陳述的理念裡,「經營分析課」,是內控單位!
 所有對公司、對經營管理有益的研究專案,都可以去做!
 ~除了「財務」、「人事」須先向筆者報備、知會一下!

所有的研究、改善專案~有初步結果後,除非「上級指示:暫緩…」!
 就會嘗試去做到底!

「經營管理幕僚」,有時候也像古代文官般的有傲氣、矜持、傻氣…
 筆者,不擔心!
 正如筆者向夥伴所做出的陳述:「將自己的功夫練好,哪裡不能去…」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