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MST心得19D:教育訓練~解決塞車問題vs禁用汽車(真因)

【前言】
筆者在大陸工作期間,在「常熟市」的「沿江工業區」…
 常熟市的行政位階是「縣級市」~其特性,約當於台灣的「縣轄市」。
 常熟市,屬於「蘇州市」轄下;而蘇州市的位階為「地級市」~約當於台灣的「省轄市」。
由於鄰近「上海市」~所以,多數台籍幹部(日後,簡稱:台幹)返台,會由上海市出境/入境。
 上海市,登記人口1,200萬,流動人口1,200萬,商務(含旅遊)人口500萬;
 所以,聯外交通很煩忙;雖然仍在大力推動交通建設,在上下班尖峰時段,仍有塞車現象。

【對話錄/塞車】
筆者:「常熟,就在上海的旁邊~我們都知道:上海人多、車多…」
   「我聽說:上海為了解決塞車問題,提出了一些措施…」
   「您們知道有哪些措施嗎?」
   「又,有什麼方法~可以根本解決『塞車』的問題?」
   (詢問過程中,筆者在裝傻…以掩飾衝擊思維的訓練企圖…)
夥伴們答:「特定時段,管制『市外汽車』進入上海…」 (市外汽車~非登記于上海市的企車)
   「藉『車牌號碼』,分單號/雙號~分別於單/雙日行駛」 (有點忘了是上海?北京?)
   「…」
   (管制作法、新聞、想法、…有很多~內容,忘了!)

討論差不多時,筆者一抬手~暫停了夥伴們的發言…

【對話錄/名目上的斷根】
筆者:「嗯~都不錯…」
   「我個人的措施構想,非常簡單~禁止所有汽車進入上海!」
   「沒有汽車進入~就不會『塞車』!」
夥伴們:「啊…」
   「這辦法,不行吧!」
   「…」
   (有點混亂…;基本上,對於筆者的這項做法~不認同…)
   
筆者:「呵呵~剛才,我在前面發言是敘述了一些『情況』,…」
   「但,最後一句:『有什麼方法~可以根本解決塞車的問題?』才是我今天出的題目呀!」
夥伴們:「…」 (老大又耍賤~沉默抗議中…)

筆者,很嚴肅的敘述:「小時後~我的指頭被美工刀劃傷,手指頭疼…」
   「我哥哥過來,說:『把手掌砍掉~手指頭就不疼了!』」
   「我答:『把手掌砍掉~手掌會更疼呀!』」
   「我哥哥,說:『我只說:手指頭就不疼了!沒說手掌會疼呀!』」
   「我哥哥,續說:『還有,在剛才的對話過程中~你稍微忘了手指頭會疼的這件事…』」
夥伴們:「噗…」 (有人笑了…)

【對話錄/問題vs對策】
筆者:「剛才,我說的小故事~好笑嗎?」
夥伴們:「嗯…」 (笑…)

筆者:「剛才,我提出的『塞車』解決方案~好笑嗎?」
夥伴們:「…」 (似乎,又混淆了…)

筆者:「很多人,遇上問題而被要求提出『解決方案』…不就是這樣的答覆嗎?」
   「只不過,我剛才的解決方案~更『明顯』的荒誕而已!」
夥伴們:「…」 「好像是…」

筆者:「經營分析課,會參與許多重要會議…」
   「尤其是『總經理』主持,或是『總經理室』主導的會議~我課就是當然的事務小組!」
   「您們常聽到一些主管被詢問後的答覆…包括:原因說明、因應措施、問題對策、…」
   「您們所聽到的這些較差的答覆內容,會有哪些不好的感想?」
夥伴們:「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…」
   「牛頭不對馬嘴…」
   「答非所問…」
   「治標,不治本…」
   「…」
   (呵呵…;「說別人」~都可以很輕鬆!)

【對話錄/治標vs治本】
筆者:「嗯,您們覺得總經理是不是笨蛋?聽不出來?!」
夥伴們:「嘶…」 「不是吧!」 「…」

筆者:「呵呵,他如果笨蛋~就不會當上『總經理』了!」
夥伴們:「嗯…」

筆者:「那些主管的隨意答覆~有些是一時間沒答案、想不出對策,有些是虛應了事,有些…」
   「我被『總經理』要求去追蹤並改善一些弊端、問題…」
   「您們歸我管~所以,也得陪我追查…」
夥伴們:「喔…」 (有點傻眼!)

筆者:「追蹤並解決問題~是針對一個『系統』的研究過程…」
   「『治本』是理想的目標作法;暫時做不到時,『治標』可以先因應…」
   「然而,最重要的是:真正的『要因』!」
   「找不出『真因』~所有的對策,都會淪為『治標』的手法!」
夥伴們:「…」

筆者:「回到剛才的問題:針對『塞車』,去管制車輛進出~是暫時的治標作法…」
   「提高稅金、限制『車輛數』、新增道路、…~也可能只是暫時的治標作法…」
   「那,問題是什麼? 或者說:需求是什麼?」
夥伴們:「交通需求…」 (清醒了!)
筆者:「嗯,答對了!」
   「人們湧入上海市…,有不同的目的! ~出勤、商務、旅遊、物流、…」
   「整體的規劃問題,很大! 包括了:交通需求的分析與其因應之道!」
   「其中的因應之道,又可分為:私有車輛、公共交通、動線規劃(道路)、…!」
   「範圍太大了~我們就不必再思考、研究這個範疇!」
夥伴們:「…」

【對話錄/真因】
筆者:「我們將範圍縮小到『沿江工業區』…」
   「這裡的開發目的,較為單純:這是一個工業區,以『製造產品』為主的區域!」
   「廠房、設備先除外! 簡單說:招募一群人,把原料運進來,把產品運出去!」
   「所以,我們這裡的交通、運輸,大致上就是:物流(原料/產品)、出勤(人員)…」
   「物流~靠河運、陸運;會用到船運、貨運、管路(油、汽、水、電等)…」
   「出勤~基本上靠陸運;會用到巴士、汽車(自架)、電瓶車、…」
   「想清楚了需求~相關的檢視、規劃、分析、改善、…,不就簡單了?!」
夥伴們:「嗯…」

筆者:「當我課前往至各單位、各現場,進行一些流程(問題)訪查時,也大致如此…」
   「進行分析、調查時,也要了解一些實際上的需求;最好,能找出『真因』!」
   「先前,提過『QBQ』~問題背後的問題,也就是這個方向!」
   「單看表象,或僅是聽其敘述~常常只會接觸到表面的狀況!」
   「遇上問題~能比別人看得更深入,就有機會提出更深入的解決方案!」
夥伴們:「是…」

筆者:「呵呵~您們覺得,還要針對我剛才提及的『簡單結論』要討論嗎?」
夥伴們:「哈哈…」

【對話錄/結語】
筆者:「這世界上,不缺『人』!」
   「同時,這世界上也不缺『人才』;特別是:那些『自稱』、『他封』的人才!」
   「真正的『人才』~自己知道!」
夥伴們:「…」 (有些狐疑…不懂其意!)

筆者:「您們想要學,而我願意教~我們達成了共識、願景…」
   「當有一天,您們自己建立、擁有自己的『系統』時~您們自己會知道!」
   「有『系統』時~做事,就會有方法!」
夥伴們:「嗯…」

筆者:「我不能保證您們的表現會得到對應的酬庸~晉升、加薪、…」
   「但,我不會藏私~我會的、我懂的,我都教! 我保證您們會學到一些東西!」
   「當您們學會『系統』時~燁輝(中國)不能給您們的,就去外面要!」
   「我也能保證~當您們練好功夫,要離開的時候,我不會用『人情事故』去約束您們!」
   「現在,就是一份工作!~做好工作,學到東西! 可以嗎?」
夥伴們:「好…」

【後記一】
本文所述,雖是曾經的「教育訓練」經驗分享;更多的是:關於「第五項修練」的觸發!

在傳授「系統」觀念的過程中,與其說是「教導」,還不如說是「啟發」!
也誠如筆者對夥伴所述:「我不會教『系統』!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教『系統』!」
 「我只能一次、又一次的帶您們到『系統』旁,然後告訴您們:這是一個『系統』…」
 「在很長的時間裡,您們還是不懂『系統』!」
 「直到有一天~您們突然發現:『這就是系統』!」
 「恭喜! 您找到了!」

【後記二】
筆者也曾對夥伴說:「每個人『系統』,都不會一樣!」
 「但,系統就是系統!」
 「系統,或許會有大、有小…」
 「您們或許會覺得自己的系統,比我的系統小!」
 「同樣的,我也覺得我的系統,比『彼得.聖吉』的系統小!」
 「不必介意…反正,毎個人的系統~都不會全然相同!!」
 「有自己的系統…很幸運、很幸福~至少,已經踏出了第一步…」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